Category

炮兵社区app在线看免费

   203章 以死明志204章 都是错

   红鸾说完一番话后仿佛想抬头看看太后,但是头抬了抬就又低下:“奴婢当时不知道轻重,掌工大人又说她有计较,奴婢后来知道此乃大逆之事,才又去寻掌工大人的。”

   至此她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叩头,不再作声的伏在地上;几乎所有的话都是真的,只有最后一句话里有那么一半儿是假的。

   就连花掌工因为心神被红鸾前头的话所惑,根本没有留意到她最后那半句假话;花掌工恶狠狠的回头瞪了一眼红底,却也不敢在太后面前失仪,瞪完一眼后再次垂头跪好,等着太后让她开口分辩。

   花掌工所说的话很周全,但是她同样知道自己在宫奴院所为是难以自圆其说的,所以她刚刚所言还有一个用意就是想吸引贵人们的注意,使得大家忽略她在宫奴院的所为,由她一句话带过;同时能逼得红鸾反驳她、和她争论最后弄得太后心烦意乱后自然会降罪下来。

   只要太后降罪于红鸾及她,那么她就赢了一半儿;要知道红鸾在宫中并无依仗但她不同,再加上她刚刚的一番话,太后震怒降罪后殿上的众贵人想证实自己的清白,便会站到她这一边来;这些谋划是极好的,却败在了红鸾不辩上,败在红鸾语无伦次上。

   就在众人都认为红鸾都没有话的时候,红鸾忽然大声叫道:“太后、太后娘娘,奴婢不懂咒术,根本不会画那些害人的东西啊。”这是她第一次为自己分辩,依然和花掌工所言风牛马不相及。

   太后闻言看着红鸾:“你识字?”在得到红鸾的回答后她让人取来了笔墨,让红鸾写几个字来看;看了红鸾的字一眼就道:“那咒术的确不是你所画。”

   她把红鸾的字给柔贵妃两人看,却并没有让花掌工等人写字。

   柔贵妃看完淡淡的道:“不是我们宫中人常用的官体,字体不过稍稍有些样子罢了,倒是真有些乡野人的直率劲儿了。”

   那咒术是宫中人常用的官体,笔意是极中规中矩的;只凭此太后就断定画咒术之人是入宫很久的人,绝不可能是红鸾这个本性没有褪去,守宫规只在面上而不在心中的人。

   太后看向花掌工:“你的猜测有些不对呢。”

   俏皮可爱小宅女的花样抱枕

   花掌工立时回道:“太后娘娘,咒术不是她所画也不能证实此事同她无关;可能是她让人所画,也可能是指使她的人所画……”

   “你是没有长脑子吧,这样要命的事情由你去做,你敢弄得满天下人知道吗?如你所说是宫妃所为,有哪位做主子要自己动手做事而让伺候的人看着,同时留下把柄给人的。”丽贵妃轻斥花掌工,她现在是恨不得能把花掌工置于死地:“如此大逆之事不论是谁所为,知其事也绝不会太多。”

   “假如事情真如你所说,那咒术不是红鸾所画,就是红鸾和主使之人中间还有某人在;如此危险的事情,那人会留把柄在红鸾女史手中?是你傻还是那处心积虑的人傻。”

   丽贵妃想到花掌工借自己的名头为她人做事,恨得心头就痛,根本就不能容花掌工活在世上。

   太后此时淡淡开口:“来人,带她下去好好问问,我相信她能想明白会把实情说出来。”她的话音一落就有人上来拖起花掌工就走。

   花掌工在福王开口的时候就大势已去,她自己并没有看出来而已;太后容她说这么多的话,也不过是用她试试殿上各位贵人们的心思罢了。

   红鸾跪在地上动也不动,事情会如何她真得不知道,因为此事完全不在她的掌控之中;至少眼下她是逃开花掌工的算计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太后在凤座上歪着仿佛睡着了,众贵人不管是坐的还是站的都默不作声,就这样枯燥无味的等着。

   多半时辰之后花掌工被拖了上来,她身上并没有血迹可是衣服却湿透了,脸色也是雪白雪白的;她被人扔在地上半晌都没有动一动,如果不是因为呼吸身体有些轻微的起伏,她就和死尸一般无二。

   花掌工害人不成反把自己陷进去,原本她以为经此事获罪后不久就可以离开皇宫,以她的身家招个男人进门就可以舒服的过一辈子;却没有想到今天要把命搭进去。

   带她进来的嬷嬷叩头:“她说有话要对娘娘讲。”

   太后轻轻摆手让嬷嬷退出去看向花掌工:“想清楚了?”

   花掌工勉强抬头,全身上下一阵轻颤头上也冒出了豆大的汗珠;红鸾看她如此明显很吃力,却就是不用手臂支撑身体,心下存着些不解——实在是看不出花掌工受伤来。

   花掌工叩头:“奴婢自知罪该万死,不应该在大逆之事上存私心;奴婢就是想除红鸾女史而快,但是咒术之事奴婢并不清楚,也同奴婢无关;奴婢所说的话虽然有私心,但是宫奴院中所为的确是被红鸾女史所激。”

   “奴婢现在所言句句属实,实在不应该在大逆之事存私心,奴婢有负皇恩、有负太后恩德……”她说着话忽然双手撑起身子就想往旁边的柱子撞去。

   可是她却并没有撞上,因为她的双腿被她身后的红鸾死死抱住。

   太后只喝了一声:“你敢——”花掌工那里已经回头对着红鸾狰狞的一笑,张开嘴伸出舌头狠狠咬下。

   花掌工被带下去受了几样酷刑后就知道今天自己是再难活命,但是咒术的事情是谁所为她并不知道,也不是她所为;她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也是难逃一死且会连累家人,既然左不过是一死,还不如自我了断的干净不再受皮肉之苦,还能在最后咬定红鸾给她也来个死无对证。

   她就是死也要拖个垫背的;已经存了死意,也知道自己寻死总比被人处死要痛快一些,她是极为干脆的——撞不死,那就咬舌自尽。

   总之她死也不能让红鸾脱罪,至于是谁布得局她现在顾不得了,只要她死了她的家人也就保住了,她的主子是个仁信之人,定不会让她的家人被连累;再者她以死明志,同咒术无关也不会再有人对她的家人下手。

   204章 都是错

   红鸾抱着花掌工的腿看到她张嘴伸舌,就知道她要做什么,想也不想挥拳对着她软肋就打了过去,同进揉身上前一手去捏花掌工的下巴。

   现在咒术的事情根本没有问清楚,如果让花掌工就这样死了,她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所以她就是拼上性命也不能让花掌工死:现在不是她死不死的问题,如果咒术之事加到她身上,她会连累很多人的。

   尤其是古安平,红鸾怨也好、恨也好,但是她不想他死,尤其是受她连连而死;因此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花掌工自尽在她的面前。

   她做乞儿时练出来的本事此时因心急用出了十二分,拳头所打正是人身上怕痛的一处,去捏花掌工嘴巴的手也极快,身体同时压住花掌工的双腿以防她再做挣扎。

   花掌工吃痛立时痛叫一声,自然张开嘴巴而没有咬到自己的舌头,紧接着她就被红鸾捏住下巴想咬舌头自尽也不可能;她恶狠狠盯着红鸾,今天她是绝无生路,死前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拖着红鸾共赴黄泉路。

   她狠厉的劲头上来,也顾不得胳膊和手上的伤痛,用力打向红鸾的脸;她没有去打红鸾的手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气力不是红鸾的对手,攻红鸾的脸、准确来说是要攻红鸾的眼睛,能让红鸾回手自救。

   就算红鸾不自救,眼睛可是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最怕疼的地方,就不相信红鸾吃痛还不放开她的嘴巴;同时她努力的向后仰头,就是想摆脱红鸾的手以便能咬舌自尽。

   红鸾却只是微微偏头避开花掌工的手,任由她打到自己的头上;花掌工的脸上汗水很多,所以她握不牢花掌工,眼看花掌工要挣脱她的手,红鸾另外一只手握拳就直直的捣进了花掌工的嘴巴里。

   两个人虽然不会功夫,却扭打的十分激烈,只是情形很诡异:红鸾是拼命要救下仇敌花掌工,就是不让她自寻短见,为此不惜受伤、甚至于自己的性命;而花掌工拼命的扭打红鸾,不是要杀红鸾却是要杀掉自己。

   红鸾的拳头捣进花掌工的嘴巴里,把她的嘴巴撑开使她再也无法咬舌自尽;身体也死死的压住花掌工,防她再暴起撞柱什么的。

   她们两人现在一上一下面对着面,花掌工在底下恶狠狠的瞪着红鸾,用力的咬红鸾的拳头,感觉到红鸾手上的血流进嘴里,再由嘴角流出;她并不介意喝红鸾的血,只是因为红鸾的拳头她无法咽下去任何东西。

   红鸾压在她身上同样也是凶狠的盯着花掌工,用目光告诉她休想寻死;同时她用另外一只手花掌工的两只手捉住放到花掌工的头顶,口里恭谨的道:“请太后娘娘发落。”虽然不过是几个眨眼的功夫,但是她累得呼呼直喘。

   大殿之上的人都是第一次看到红鸾的强悍,花掌工要寻死的举止只是让她们开始感到惊讶,之后就被红鸾惊到了,不少贵人呆呆看着红鸾张开嘴巴而不自知。

   宫中的女人们什么样的都有,温柔如水、刚毅坚强等等,而且还有个别宫妃学过几手花拳绣腿,是真正的花拳绣腿,应敌杀人是不可能的但强身健体还是有用的,其气质也和一般的宫妃就有些不同了。

   但是就算是将军府出身的人,相比红鸾而言也相差太远;虽然她们没有和人搏斗过,但是如太后等人眼光还是有的:红鸾在搏命啊;不惜命的相搏,炮兵社区app在线看免费让大殿之上所有的人都对红鸾另眼相看了。

   福王看着红鸾眼底闪过了什么,终于可以想像出当天修缮院中发生的事情,同他听人说后凭空想像是完全不同的;实际上他原来还真想像不出红鸾是如何一人对付二三十人的,现在他能想像出来了。

   实在是个不一样的女子啊,他看着红鸾的拳头被花掌工咬得血肉模糊,眉头微微一动:“还不把那个胆大的小人绑起来,嘴里塞上胡桃;想死?太后娘娘面前你如此妄为实在是大罪,没有惊到太后娘娘是你们九族有幸,不然,哼。”他没有往下说,不过一张脸上全不见柔色,阴沉的十分可怕。

   听到福王的话,原本要扑过来捉花掌工、后来因为红鸾太过吃惊而呆立的人终于反应过来了,把花掌工按住,有人死死捏住她的嘴巴,让红鸾把手取出来才把大大胡桃放了过去,又用布条勒住她的嘴巴,如此才放开了她的头。

   花掌工气得七窍生烟,没有想到今天她所为处处都为红鸾所制,连寻死都不能。

   红鸾看着她的气得泛红的眼睛淡淡的道:“我们入宫后所为都要听由皇上、太后及各位娘娘、殿下、公主的吩咐;生死当然也是如此,宫规所定掌工大人难道不比奴婢知道的清楚?你无错、无罪太后娘娘自然不会降罪于你,你又何必非要寻死不可。”

   无视花掌工想要吃人的目光,红鸾继续说道:“你如果认为自己有罪,如此寻死就是死不悔改,以你之身污了太后娘娘的慈安宫,这便是大罪了,何况还会惊到太后娘娘及各位娘娘?你根本是无意悔过,还要罪上加罪啊。”

   她说得当然不是如此条理清楚,口齿倒还算清楚只是话得前后不搭了,一句话重得两三次了等等;不过殿上之人都勉强能听懂她要说的话。

   “如果你认为自己无罪却要寻死,”红鸾看一眼太后,又看看殿上的各位贵人,低下头没有再说下去:“奴婢罪该万死,万死。”开始叩头请罪了。

   太后脸上的怒容已经不见,看着红鸾声音柔和:“说吧,你的话还没有说完吧?说出来,也让在宫中多年的宫人们听听,宫规不只是挂在嘴边训人的,而是要记在心中时时提醒自己不要行差踏错。”

   红鸾叩头开口却更是颤不成声:“奴婢只是、只是一时间忘了这是慈安宫中,胡言乱语请太后娘娘恕罪。”

   “你说得很好,说下去,让众人都听一听。”太后对红鸾很和谒。

   红鸾接着刚刚话说道:“如果掌工大人认为自己无罪却以死来明志,还是在太后的慈安宫中,她置太后娘娘于何地,置各位娘娘们于何地,置殿下们于何地?”

   就是说,花掌工你不管是俯首认罪还是以死明志都是错,而且还是大错。

   昨天没有更到一万二,今天一定做到。

   PS:接副版通知特此宣布一下:

   副版和书友们办的书评赛,一、二等奖的奖品以发出了,请无奈徘徊和青菜虫12两位同学注意查收。有想参与书评区活动的书友请多关注书评区内副版的通告。

   另:特别感谢副版及各位书友的厚爱,以及美萨崎淘宝旗舰店提供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