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421_223

   我那句话刚刚说完,姗姗就直接从床上面站了起来,然后跑到桌子旁边,把桌子上面的东西全部一扫而下。

   一瞬间,玻璃碎了的声音在房间里面传了开来。

   而且不仅仅有玻璃碎了的声音,还有其他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总之就是整个房间乱成了一团。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了的一切,怎么姗姗去国外读书读了一段时间脾气就已经这么大了吗?

   就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看起来好像还准备把书桌也给掀翻,这是准备造反了吗?是准备把整个房间都给毁掉吗?

   我连忙跑过去摁住了她的手,“姗姗,你这是在干什么!”

   姗姗被我按住手之后,倒是不动了,只是安安稳稳的站着,两只眼睛看着我,反而像是她刚才是受害者一样,,是她被什么惊吓到了一样,两只眼睛一直是战战兢兢的那种。

   这一次轮到我摸不着头脑了。

   我和姗姗就那样僵持着的时候,我就听见楼下好像有人上来了,接着就看到了许光北已经站在了姗姗房间的门口。

   许光北刚开始看着这个房间的样子也是有点儿懵,不过扫视了一周之后马上就知道这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了。

   他大声的喊了一声,“姗姗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觉得这个家里容不下你了吗?”

   许光北那个人在我们认识之前就知道他的脾气是极端的大,在这样家庭里面长大的人,脾气总是不会小的。

   神魂颠倒就是一瞬间

   所以刚才吼姗姗的那一声估计是把他所有的脾气都给用出来了,姗姗被吼的一个激灵,直吓的就往后退。

   这样的场景轮到的谁都会吓得往后退吧!

   刚才不要说是姗姗那么一个小孩子了,即使是我一个成年人,我听到许光北那样的吼声也觉得自己心里一振,但是我在心底里面也知道,许光北如果没有被气到极点的话是不会这样吼的。

   “你是准备把房间拆了吗?谁允许你这样做的!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做主!”

   不知道为什么,姗姗的情绪一下子就变得激动起来。

   可能是许光北的那一句话真的是激怒姗姗了吧!每个人都有一个点,直到到达那个点之后,人的脾气马上就会上来了。

   姗姗听到这样的话反而朝前走了一步,“对……这个家不是我做主,我估计你也不想我姓许是吧!”

   许光北和姗姗之间最大的隔阂就是他们之前没有见到的那几年以及许光北在姗姗小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孩子的存在。

   所以这两个人每次相处的时候总是要极力的避开这一段,但是没有想到这一次这两个人吵架竟然就这么坦率地把这一段历史给拎了出来。

   “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虽然说许光北这一次的说话没有之前那么激动了,可是这样低沉的声音越发让人打了一个寒颤,那样的声音就像是从地狱里面跑出来的一样。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姗姗并没有被吓着,反而是又超前走了一步,这个孩子每说一句话就好像非要朝前走一步一样,她慢慢的逼近着许光北。

   “我说,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姓许!你巴不得我没有回这个家,是吧!你巴不得没有认识我的母亲!你巴不得我不在这个世界上。”

   以前读书的时候老师总是教我们,修辞手法里面的排比最大的作用就是加强气势,我今天在姗姗的话里面终于体会到了这一个加强气势。

   这一句一句的话,估计就像是一个锥子一样戳在许光北的身上,姗姗每说一句话,许光北的心上就多扎一个口子。

   而且这种口子还是让人不断流血的那种,说不定最后姗姗还会再撒一把盐上去,让许光被痛不欲生。

   果然许光北被姗姗气的一只手就扶在了门口的扶手上面,那紧紧蹙着的眉头说明他的心里面现在有多么的纠结,这可是他的亲生女儿啊!竟然能对她说出这样的话,许光北的心估计是伤的透透的吧!

   “我生你养你是为了让你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即使不是一个有用的人,最起码是一个有礼貌有教养的人,但是你看看你刚刚做的那些事情,竟然和你的姑姑动手,你觉得你做的是对的吗?我教了你那么多年,就教了你这些东西吗?我许光北能有你这样的女儿……”

   许光北一个字一个句子的说着刚才的那些话,可是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已经被姗姗给打断了。

   “你的女儿怎么了?你希望我能成为一个有教养有礼貌的人,那你是不是一个这样的人呢?等你成为了一个这样的人再来教育我好不好?”

   姗姗好像开始怀疑许光北的人品问题了,可是在我看来,许光北的人品绝对没有问题,虽然说在商场上面有是会有些……但是,我敢保证,绝对没有问题。

   “姗姗,你怎么能和你的父亲这样讲话!”

   很奇怪,每次我讲完话姗姗就不会再和我顶嘴,但是要是许光北讲话的话,这个孩子绝对是会顶回去的。

   我有时也会觉得是不是也有某些很奇怪的原因,可是当时被这父女两个人吵架的场面给镇住了,所以就没有往深里面想,但是当时要是想的话,肯定能想出一些蛛丝马迹的。

   “好了我累了,你们都出去吧!”

   姗姗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转身回到了床的那边。

   她把床上乱了的东西全部都踢到了地上,然后自己就躺在了床的上面,看起来就好像真的是准备把我们给赶出去一样。

   姗姗这样的动作,这样的情绪,最先惹恼的肯定是许光北吧!

   许光北最讨厌有人在他说话的时候不重视他了,也可能是他多年担任许氏总裁的后遗症吧!

   “你累了?你累了就准备赶我们出去吗!”

   果然许光北的怒火更上升了一个层次。

   “我们这么辛苦的教育你就是为了能让你成为今天这个样子吗?姗姗,你到底能不能明白,作为一个孩子你该怎么去做,作为一个女儿你到底应该怎么样去做!”

   我从许光北的语气里面听出来了恨铁不成钢。

   姗姗依旧在床上面躺着背对着他没有说话。

   许光北就好像出了一拳很重的拳头,但是却打在了棉花上一样,不仅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反而把他的拳头给陷进去了。

   “你马上给我起来,这个家能容得下这样的人吗?你去给我去墙角站着。”

   许光北对于惩罚孩子们来说,最常用的惩罚手段就是让她们去面壁思过。

   也就是刚才许光北话里面说的去墙角站着,虽然说去墙角站着是一种惩罚手段,但是根本就没有实际性的伤害,孩子们在墙壁跟前站一会儿说不定也能反思出来自己的错误,可是,可能是许光北刚才说的那一句到了姗姗心里的某一个点。

   姗姗站了起来,这一次她不在床上面躺着了,也不用后背对着许光北了,她站起来之后冷笑了一声,真的就是冷笑了一声,一个孩子般的冷笑。

   “怎么?我的父亲,你终于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了吗?你是觉得我在这个家里面生存不太合适吗?”

   姗姗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许光北,好像是准备从许光北的身上里面给盯出来什么一样。

   “好!既然你不愿意我呆在这里,我走行了吧!我马上就走,行了吧!”

   姗姗还真的是说到做到,嘴里面刚刚那样说着,就已经去自己的行李箱前面整理自己的东西了。

   许光北被姗姗这样的行为更是气着了,嘴里面直接说“你想在就在,不想在就走,这个家没人留你”说完就直接下楼了,这父女俩的脾气还是真是一样的倔强!

   我不知道是该去追着许光北安慰许光北,还是在这里拉着姗姗问一下姗姗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在这父女俩中间还真是左右为难。

   其实要是按着姗姗那样的性格,要是她说走说不定真的会马上就走,尤其是姗姗最近一段时间被我们给培养的性格特别的独立。

   这一点和小诺时不一样,小诺时要是说走肯定最多走到门口就会马上返回来,然后嬉皮笑脸地和许光北说我错了,在这一点上,姗姗肯定不会这样。

   这就是两个孩子的区别。

   我最后还是先跟着许光北下去了,现在大门还紧闭着,姗姗总不能说走就走。

   我出去转了一圈儿之后,发现许光北是回到了我们的房间。

   我推开.房间的门之后就发现许光北在拿着一张照片看,这个动作让我看起来十分的熟悉,但是我想不起来这是在什么时候看过这个动作。

   我走进去一看,竟然发现是一张合影,我们一家四口的合影。

   我终于想了起来是为何如此的熟悉,因为之前刚刚看见姗姗正这样看着一张照片,而且,姗姗看的就是这张照片。

   最近这张家里面的合影还真的是抢手,谁也抢着去看它。

   “还在生气吗?”我帮许光北捏着肩膀。

   许光北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那张合影,两给眼睛珠子好像快要掉出来一样,房间里面的窗帘也拉着,我们房间里面的光线黑漆漆的。421_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