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嘿嘿连载软件下载

几天时间,王雨瑾一直让黄洋跟着他,然后嫌他身子太过于单薄,也时常指导一下他。直至第三天,王雨瑾对黄洋说道:“我要前往沙漠,你要不要跟去。钱不是问题。”

“好,我去。”黄洋坚定的点头。

“不过你是不是要回家和家人去说一声?”王雨瑾提醒,她见现在的黄洋根本就不想回家的样子。

“我,我觉得不用了吧!”黄洋下意识的摇摇头。眼中有着明显的闪躲,好像在惧怕着什么。

王雨瑾摇了摇头,说道:“你年纪这么小,万一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你家人到时候把责任归咎于我,我可负担不起。这样,你还是和家人去说一声,进过家人同意我带你去,否则我还是请别人当向导了。”

“我能给自己做主意,我父亲已经死了,至于我母亲?如果实在不行,那便算了吧,我不去了。”最终黄洋想到现在的母亲还是叹了一声决定放弃。

“既然你放弃那就算了,我另外找人去了。”王雨瑾说道,其实她只是以退为进想看看如今她进入了黄洋的精神世界,那颗幻境种子能不能察觉,稍有收敛。现在她最怕就是刺激了黄洋,最好的办法是让黄洋自己看破那个人不是他的母亲,只是一个伪装这样是对黄洋最好的,可是黄洋如今对于母亲的信任和依赖,王雨瑾觉得他要做到有些难度。

而王雨瑾能直接帮黄洋,将他的母亲揪出来,可毕竟那是黄洋的母亲,不管王雨瑾是不是将这个人揪出来在黄洋精神世界中都会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哪怕知道这个母亲是假的,可是他不救就会亏欠一辈子,而救了就会和王雨瑾正面冲突,而他自己动手就不会有这些烦恼,只是自己动手,何其的难,要动手首先就是要戳破那个人不是他真正的母亲的假面具。

“跪下。和我说说这几天去了哪里?”黄洋回到家中,就见母亲和平常一样紧绷着脸,表情不怎么和善。

黄洋听话的双膝齐地。

“母亲我赚钱了。”说完黄洋把黄雨瑾给他的钱上交了上去。

黄洋母亲将钱收了起来,表情缓和了一些,“你知道现在只有母亲和你两人,你奶奶又不待见你我母子二人,以后要靠你撑起整个家,现在我对你严格一些也是为你好。”

Sugar Shoes图片写真

“是,母亲,我知晓了。”

“下午,你将这些钱送送去给奶奶,你毕竟是她的孙子,等她想明白了,她会待见你的。”

“母亲,我们要靠这些钱吃饭生活的,我们为什么要把钱给那个老太婆,母亲,你以前不是如此的。”总算黄洋忍不住说道。平时奶奶对待他们的冷嘲热讽还不够吗?为什么要眼巴巴的去舔别人的冷脸,明知道不待见他们母子二人,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王雨瑾的精神本源扫过两人,心中呵呵一笑,对方好高的手段呀,知道她来了,自己不出手找枪手出手,如果黄洋长期处在被人侮辱冷待的情况之下,心境也会变的黑暗晦涩。

“以前是我太不懂事了,你父亲是你奶奶生下来的,她失去了儿子的痛楚我们要理解,失去了儿子用钱财来补偿一些这样的想法也未尝不可,如果你死了,难道还不能让母亲那点钱来补偿心理的创痛吗?而且就算是钱也不能完全弥补。”

“可是母亲,没有了那些钱我和你又如何生活?这些钱恐怕奶奶这样的人家连看都看不上一眼,这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返呀!”

见儿子三番四次的忤逆,“黄洋母亲”心中也逐渐不痛快起来。“你连这点也不愿意同意吗?”

“那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逼迫儿子?”忽然门被推开,王雨瑾就进入了进来。

“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我家?黄洋还不快找执法队的人过来。”见到陌生人,黄洋母亲惊恐万分。

“母亲,她就是我的雇主,我这几天就在为瑾小姐打工,母亲,来者是客,我们请瑾小姐坐下来喝杯茶吧!”黄洋虽然不解王雨瑾出现在此地的为目的,不过好人和坏人他还是能区分的,像他这样的一没有钱,二没有资质,说实话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去算计的。

“你这孩子,在外面刚认识了人就觉得可以信任吗?这世界上哪里会有这么值得信任的人。有钱的人世界上多着,你是不是有钱就是奶了?连我的话也不听了?”一听黄洋不顾她的意愿,还邀请人在家里喝茶,气的她七窍生烟。一阵噼里啪啦乱骂。

黄洋皱眉,来到王雨瑾的身边:“瑾小姐,你还是离开吧,莫要我为难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不不想母亲不开心。”

“黄洋,你想想你母亲以前是这样的吗?这样子还是你的母亲吗?黄洋,虽然我和你认识时间不久,可是,我知道你品性,你是一个好孩子。”

“你,你为什么这么说?”黄洋听王雨瑾怀疑他母亲,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虽然他们的话只有两人能够听到,可是黄洋还是惊恐。母亲是他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如果母亲不是母亲那会是谁?直觉黄洋不愿意去想这种问题,他连一点点也不愿意去想。因为后果不是他所能够承受。

看着这样的黄洋,王雨瑾嘴角扬起抹弧度,她知道黄洋的内心已经动摇了,他越是害怕就说明内心越是疑惑。反而如果黄洋今天表示的很淡定,她要担心了,担心用何种方式来让他承认,而现在,她要做的就是让黄洋有一个思考的时间,还有让他必须建立起反抗怀疑母亲的信心,那人根本就不是他的母亲。而是幻境种子所制造出来的人物。

只有他自己去打破这个幻境,灭了这颗种子,那么才能完全的摆脱。以后此时也不会成为他的心魔,反之任何手段都有可能会成为他的心魔,或者晋级路上的绊脚石,王雨瑾自然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所以宁愿花上一点时间来慢慢的开导黄洋,让他自己去领悟发现。

“眼睛看到的有时候会被欺骗,只有自己的内心才不会欺骗自己,是不是我所说的这样你可以用心去体会一下。”说完王雨瑾就要离开。

“你,你是什么人?”黄洋看着王雨瑾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一种熟悉,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等你懂得用自己的心去判断事物的时候,我们自然还会相间。”

心,为什么会和他说这些?看着王雨瑾离去的方向,黄洋陷入沉思。

“黄洋,你没有事吧!刚刚那女人和你说了什么?”

黄洋抬头,审视正用担绕眼神望着自己的母亲,很久她都没有用这种眼神关切自己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黄洋觉得母亲的这个眼神有点假,和以前有感而发从内心关心自己的眼神很不一样。

“母亲,你不爱我了吗?是不是父亲走后你就觉得我只是一个拖累?”黄洋问道。他还想着其实父亲刚走的那会儿母亲还不是这样的,丛书名时候开始,母亲不再关心他每天对他非打即骂的呢?

“怎么会?黄洋,你可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我只有你一个儿子,你父亲又死了,母亲一个人撑着家好累,你知道吗?”说完,黄洋的母亲抱着黄洋就痛哭起来。

黄洋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点点的抽痛,像是在滴血一样,他怎么能怀疑这样的母亲呢?母亲一个人又要面对奶奶的盘剥,还要养育他,他不但不理解还要怀疑母亲,太不应该了。

“母亲,你不要多想,儿子已经长大了,能撑起这个家,母亲,不管奶奶如何了,我们只要过自己的日子好吗?这些钱,也能支撑我们好些日子的,只要儿子再去赚点回来,时间一长有了固定的客人,你就不会生活如此艰辛了。”

“黄洋,你怎么能这么说?怎么说奶奶是你的前辈,你不想照顾奶奶了吗?你想母亲被人搓脊梁骨搓死吗?‘一听黄洋要和其奶奶断了关系,黄洋的母亲气的立马就停了哭泣,开什么玩笑,如果黄洋不去找奶奶,而她又不能轻易的暴露身份,黄洋这样还能产生怨恨来吗?还能被幻境影响吗?

“母亲,你还记得父亲在世时候说过的话吗?”黄洋冷不防抬起头说起了当初。

“当初如何?”

“当初奶奶就不待见你我,父亲说他会知道我们母子的好,既然奶奶不能一碗水端平,我们也不用去费尽心思的去讨好,母亲如果爱父亲会不顾他的话去让我讨好吗?在奶奶将父亲的抚恤金全部拿走的时候,我们已经就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她拿着那些钱完全可以逍遥快活,母亲让我拿着这些钱过去不是受辱吗?还是你只是想单纯的受辱?要知道这些钱可是你我二人的生活费。”

“你,你是这么看待母亲的?让你受辱?让你受辱能对我有何好处?”说完她就嘤嘤的哭了起来。

“我也想不通我的母亲为什么会如此对待我,唯一能解释的就是,你不是我的母亲。”话一说出口连黄洋自己也震惊了,但是相比较他的怀疑,他觉得说出这句话之后整个人如释重负。

原来这种怀疑已经存在于他的心中很久了,就像是一颗种子已经埋下,而王雨瑾的作用就是灌溉施肥,让这颗怀疑的种子彻底的破土而出,现在黄洋说出来就是如此。一切他只是遵循本心,不看不想不听,因为听到的,看到的都会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嘿嘿连载软件下载只有坚守着自己的本心才能看清真实的事物所在。

在这一瞬间的明悟,让黄洋彻底的成长起来,如果现在有人在床榻旁,就能看到黄洋的双目双耳流出鲜血,但是在他的心的方向却异常的耀眼明亮。

黄洋为了能够判断不让眼前的假象迷惑居然自毁了双目和双耳,这种从灵魂深处的毁灭连肉体都没有办法避免,以后黄洋的生生世世都会成为一个瞎子一个聋子,可是他所拥有的就是一颗慧心。

以王雨瑾的能力在黄洋决定做出的时候,完全可以制止,可是她知道慧心更加难得,有时候有些东西虽然失去了,可是得到的更多,他虽然以后会听不到看不到,可是他的心比任何人都清澈,可以看穿一切的伪装,只要慧心扫描之下,只要他想看就没有什么能够瞒过黄洋的心。

而在自毁双目和耳朵之后,面前的像是她母亲的人所说的话,他是一句也听不到,黄洋只看到一团迷蒙的雾气包裹着他的世界,而在这个世界的中央有着一团灰色的东西在蠕动,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是一团污秽,想也不想的,黄洋出手,他从心底发出一股光亮,光亮像是一道初生的朝阳,异常的明亮,在这团光亮照射之下,这团灰色的气团不断的萎缩,甚至东跑西撞了起来,可是这个时候外面已经被王雨瑾紧紧的封锁住,这点小忙她还是能帮的。

只差一点自己的徒弟就被这玩样给毁了,她怎么可能让这颗幻境种子逃掉?如果逃掉了,她这么做岂不是功亏一篑?

灰色的气团没有办法逃走,也没有办法去说服黄洋,只能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小,直至变成了一团水汽,蒸发在空气中,完全消失于黄洋的体内。

“噗!”远在万里之外的一名黑衣男子,吐出一大口血。

“怎么了?”男子身边的两名同样黑衣衣着暴露的女子关心的问道。

“我的幻境种子被人灭了。”男子没有隐瞒说话道。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下,只怕他要大半年才能恢复,胸口隐隐的痛的厉害,如果自己的幻境种子在人体内生根,最后吞噬了对方让对方成为一句傀儡,那么他的功力就能涨上几年,反之就会遭到反噬,不过成和败之间不成比例,尽管失败了他是不可能去放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