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猪扒苹果手机版

杨心蓝看到无邪脸那块蜈蚣般的刀疤,害怕极了,对无邪那冰冷的眼神,更让她身体不停的抖。

杨心蓝吓的往后退。

可还没等杨心蓝退几步,无邪直接走过去毫无客气的抓起杨心蓝一个胳臂:咔嚓”一卸,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惨叫“啊……”

杨心蓝左手拖着骨折的右手臂,身体疼的直哆嗦,她咬着‘唇’疼的差一点晕过去。

“冷心,你……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不得好死!”

“啪啪啪!无邪很不客气的甩了杨心蓝几巴掌。

杨心蓝任由右手臂拖落着,用左手捂着脸,整个脸都肿了,嘴角破裂,嘴巴里都是血,里面牙齿都快松了。

冷心冷冷的看着杨心蓝:“我再问你一遍,这是什么?”

杨心蓝恶狠狠的瞪着冷心。

还没等杨心蓝开口,冷心提醒道;“孟夫人你可要想清楚了在回答,这次是你的手臂,下次很可能是你的脖子,脖子一咔嚓,即便你想说话也说不了了。”

冷心的声音很冷,冷如刺骨。

杨心蓝捂着脸,害怕的牙齿一直在打架,哆嗦。

纯白装长发小清新美女迷人私发照

杨心蓝本身一直是生活在贵‘妇’圈里的贵‘妇’,她哪里受过这等待遇,看着站在她面前这个男人狰狞的面孔,她说出不来有多么害怕,可再害怕的同时她对冷心的是恨,无穷无尽的恨。

“冷心,你休息知道,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跟你下贱的娘一样,只会用卑鄙的手段……”

在杨心蓝还未说完,冷心快速的走过去,伸手猛的抓起杨心蓝另一条手臂,随手一咔嚓,给卸了。

“啊,啊,冷心你住手,住手,你放开我。”

冷心放开杨心蓝那只没有知觉的手臂,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已经晚了,你的手已经……断了。”

别人辱骂她,她都所谓,无非是反击回去!可冷心却不允许别人辱骂她妈妈,她妈妈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这些人也配提她的妈妈吗?

冷心并不打算这么放了杨心蓝。

她的一只手由肩膀渐渐的移向了杨心蓝的脖子处,冷心手指狠狠掐着她的脖子。笑容‘阴’冷:“既然,你对夏天龙这么忠诚,那怕是死也不会说,也好,那你会死吧。

冷心说完,手指微微一用力。

杨心蓝的呼吸慢慢的变得急促起来,她脸憋着通红,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是人都会害怕死亡,特别是像杨心蓝这种每天都活在高质的贵族圈子里,对于死亡更恐惧。

“冷心……你放开我……我说……我说……我什么都告诉你……我说。”

冷心眼神冰冷,语气像是一个没有感情机器:“可我现在突然不想知道了,我只想你死,你死了,可以下去向我妈妈赔罪,你死了,我妈妈应该会很高兴的。”

此时的冷心早已经被仇恨腐蚀了大脑,曾经有妈妈在的日子历历在目,让她更觉得此刻要做的是手刃仇人。

她这等疯狂的举动吓坏了站在她身后的洛浩宇。

洛浩宇感觉到了冷心的异常,他赶紧冲过来,蹲下,抓着冷心的手臂说:“冷心,你快放手,她快死了,你快放手,冷心你不能这样做……”

冷心手指越来越紧,她声音冰冷出:“死了更好,这是她罪有应得。”

洛浩宇紧紧掰着冷心是手指,对着冷心说:“老婆,乖,你快放手,你想要她死,好,可以,我来!你先放手,我来杀她好不好?”

洛浩宇很清楚,一旦冷心在这里真的把杨心蓝掐死了,那么冷心这辈子完了,这是在夏国,冷心一旦惹人命官司,那会很麻烦,夏天龙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他不想冷心这辈子毁在这个‘女’人的身,如果冷心非得要杀杨心蓝提她妈妈报仇的话,那么由他来好了。

冷心手的动作并没停下:“谁杀不一样吗?反正只要她死了好。”

洛浩宇双手掰着冷心的肩膀:“不,冷心,你听我说,你现在不可以杀她,她虽然是该死,可你如果在这里杀了她,那么你觉得夏天龙会放过你吗?他是夏国的总统,他随便一个罪名可以让翻不了身,更可况你现在是杀人,你觉得他会让你活着在走出监狱吗?”

冷心缓缓对洛浩宇的眼睛,冷笑一声:“你觉得我会怕一个冒牌货吗?”

洛浩宇硬掰着冷心,‘逼’着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冷心,你是不怕,可你怕我们孩子洛小鱼找不到妈妈而伤心吗?”

洛浩宇一句话让冷心猛地一僵,手微微松了松,缓缓放下。

杨心蓝呼吸一松,趴在地猛喘气,劫后余生对她来说,可真好。

冷心扭头僵硬的身体缓缓看向洛浩宇。

“你说什么?”

洛浩宇一把抱紧冷心说:“这次我把小鱼带来了,他在我们爱雨‘花’园里,他一直在等着你回家,等着他妈妈回来,冷心我求求你不要再做傻事,你妈妈的仇我们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来报,没必要搭我们自己的‘性’命,你想想看,如果我们都不在了,那么谁来照顾我们的孩子小鱼呢?

冷心乖,放轻松,不要想太多,小鱼在等着你回家。”

其实,洛浩宇不敢告诉冷心的是,刚刚她的表情实在是太可怕了,她眼睛因为仇恨居然变成红‘色’,她的眼神变得好陌生,好可怕,好像自己独自走在一个四面不透风的胡同里,满脑子都是仇恨,仇恨,犹如走火入魔一般。

洛浩宇把冷心扶起来,把她身的外套紧了紧,拉着冷心走到对面的桌面,摁着她坐下:“老婆,你在这休息下,一切‘交’给我,好吗?”

冷心眼角湿润,机械的点了点头:“好,我听你的。”

安抚后冷心之后,洛浩宇转过身,一脚把刚刚从地爬起来的杨心蓝又踹在了地。

“说不说?”

刚刚尝到了死亡降临,又尝到劫后余生的杨心蓝此刻老实多了。

她身体还在颤抖,她捋直舌头说:“我说,我说,我全都告诉你们。”猪扒苹果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