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baoyu最新域名

  baoyu最新域名 许是被白雨说的有些急了,柳毅康一个没憋住,猛烈咳嗽起来,一张小脸瞬间通红。

   白雪一看,当即吓坏了,也顾不上两个孩子会不会发现不对劲儿的地方,直接从空间拿了一粒止咳的药丸出来,塞进柳毅康的嘴里。

   有了药,柳毅康的咳嗽总算是平缓了些,不过白雪却一点都放松不下来。

   “小康,那咳嗽是忍着就能好的吗?再说了,那咳嗽是能忍得住的吗?你难受为啥不告诉姐姐啊?”白雪心里一阵阵的后怕,亏了自己今天赶回来了,否则这孩子得多吃多少苦啊!

   柳毅康虽然咳嗽得轻了,可还是红着脸,也不敢看白雪,一声不吭的样子像极了受气包。

   倒是一旁的白雨撅着嘴,小声说道:“不是康哥哥不想说,是康哥哥怕给姐姐添麻烦。姐姐不在这几天,村里面的人都说姐姐是不要我们了。我和郭大哥都不相信,可康哥哥却说姐姐是嫌弃他是个有病的孩子,所以连累了我和郭大哥也要失去姐姐的照顾。”

   “放屁!”白雪想都没想就爆了粗口,“谁说的这种话?”

   “就是……”白雨刚想回答,却猛地被柳毅康拽了拽袖子。

   白雪哪里还不明白柳毅康的意思,明明才七岁,却懂事得很。

   这么一瞬间的功夫,白雪的怒气消了大半,不过还是板着脸对着柳毅康和白雨说道:“你们两个家伙给姐姐听仔细了,只要姐姐还在这世上一天,就是你们最亲最近的人。除非是你们不要姐姐了,否则无论你们以后做什么,都要记住,姐姐这里一直都是你们的家,永远不会舍弃你们不管的家。”

   白雨一急,连忙说道:“姐,我不会不要你,我才不会呢!我要一直和姐姐在一起!”

   说着,白雨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哭腔,扑进白雪的怀里,竟是哭了。

   清爽Kelly萌动可人

   一旁的柳毅康也连忙说要跟白雪在一起之类的话,听得白雪很是无奈。

   “你们两个小家伙,现在还小,自然是要跟姐姐在一起的。可等你们长大了,娶媳妇儿了,就不能跟姐姐住在一起了哦!”白雪抬手轻轻点了一下两个小家伙的鼻尖,“还有,等过阵子咱家的新房子能住了,你们两个也是要一个屋里睡的,姐姐住别的屋。”

   “姐,你要和郭大哥住在一起吗?”白雨的脸上还挂着眼泪,只是不再哭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无辜的看着白雪,当真让白雪瞬间无语。

   “这,这话是谁告诉你的?郭大哥是郭大哥,姐姐是姐姐,我们有三个房间,你和康儿一个屋,我和郭大哥各自有各自的屋。”白雪抽了抽嘴角,非常无奈,“这话今天你们说了也就说了,以后可万万不能再说,知道吗?还有,尤其不能和外面的人说这样的话。”

   这是什么时代啊,可是吐沫星子能淹死人的时代,刚刚那种住在一起的话要是真传出去了,那她白雪估计浸猪笼都是轻的吧!

   白雨和柳毅康点点头,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只要姐姐还在,一切就都不再重要。

   这会儿郭平推门走了进来,白雪看了一眼,随口问道:“村长和谭叔都安排好了?”

   “嗯。”郭平嗯了一声,自顾的走到水盆前洗漱。

   接下来屋里再没人开口说话,一片安静,直到熄了蜡烛,两个孩子都睡着了,郭平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雪儿。”

   “嗯?”白雪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顺便翻了个身。

   “你,会记得我们的约定吧!”

   “嗯。”白雪依旧处于迷糊状态,随口嗯了一声,依旧没再多言。

   “那,如果我不辞而别,你会生气吗?”郭平的声音不大,满是小心翼翼。

   “……”

   好半天的功夫,都没再听见白雪应答,郭平以为白雪生气了,刚想询问,却听见了白雪轻轻的鼾声传来。

   这丫头,竟是睡了。

   无奈的笑了笑,郭平看着窗外传进来的微弱光亮,拳头攥起,好一会儿,又放开。

   嘴角带着淡淡的笑,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白雪正要做早饭,冯季氏便带着冯妍妍到了家里。

   “雪丫头,听老谭大哥说你一直在坐马车,又是风又是雨的,怕你起不来,婶娘就做了早饭带过来了。”冯季氏和冯妍妍将带来的早饭从篮子里拿出来,就放在院子里的临时灶台上。

   白雪忙擦了手迎出来,笑道:“还是婶娘最疼我,我这正要做早饭呢,这下可省事了。”

   招呼两个小家伙起来吃饭,收拾利索后,来做饭的妇人们也都到了,院子里又是一片热闹。

   这会儿功夫工地上早就已经忙活开好久了,工匠们一般不吃早饭,所以现在的午饭也被提前了一个时辰,这样中午最热的功夫,工匠们还可以来一个时辰的午休。

   只是几天没见,工地和白雪走的时候完全变成了两副模样。

   地基已经打成,房屋的格局已经可以呈现出来。

   堆码得齐齐整整的青砖罗列在两旁,半砖也都归置在了一起,除了这些,半抱粗的树干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摆在一旁的空地上。

   工匠们见白雪来了,都纷纷打起招呼,却没停下手里的活。

   邵老大放下手里的砖,一边擦汗一边朝着白雪迎了过来,笑着说道:“雪儿姑娘,放心吧,照着现在的进度,只要老天爷不白天下雨,再用上十天,这房子准保就能盖好。”

   “嗯。”白雪点点头,“只要赶在上冻前把房子盖好了,工期多几天少几天的没关系。”

   白雪对这些工匠们还是很信任的,所以倒是不会担心他们会磨洋工之类的。

   走上一圈,白雪也没多留,直接顺着一旁新踩出来的小路上了山。

   因为砍木头的关系,工匠们为了不浪费时间,就开出了一条新路子,路面虽说不宽,可并排走两个人是完全没有问题。

   白雪背上还背着她的那个小背篓,所谓上山,除了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新鲜玩意儿以外,更主要的是想从空间里拿出些桃子之类的水果,然后背下山,也算是为水果找了个由头。